外资本地化,来势汹汹

国际金属加工网 2020年10月20日

【文/段超】相比于往年工博会,2020年上海工博会国产机器人厂家“声音更大”。一方面是国产机器人因为近年来的技术积累,在产品性能上开始慢慢追赶外资厂家;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动荡的国际局势和新冠疫情,一些外资厂家未能如约而至,例如电装、OTC、松下等。

全球化到局部的逆全球化,这只是开始,要想在拿下中国市场这块大蛋糕,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的本地化进程将尤为关键。

本地化是一个含义很广泛的词语,有生产本地化、服务本地化、品牌本地化等等,其核心逻辑是通过将产品的生产、销售等环节进行符合特定区域市场的组织变革,形成一定的成本控制、品牌建设来提高市场竞争力。

发那科

先说本地化生产,现阶段的第一梯队玩家中,只有发那科一家还没有在中国完成本土化生产。2019年3月,有消息称上海发那科计划在上海新建机器人工厂三期项目。该项目被命名为机器人超级智能工厂,总投资15亿元。三期项目将成为发那科集团在全球的第二大机器人生产基地,这也会是该公司首次在中国生产机器人本体。

但近日有消息称,由于疫情原因,这个计划还未完成。

ABB

ABB的中国本土化策略一直走在前面,2018年4月,ABB机器人青岛应用中心新址启用,作为ABB在北方设立的第一个分支机构,ABB机器人青岛应用中心将立足青岛、辐射北方。

2018年,ABB宣布在中国投资1.5亿美元,新建一座其全球最大、最先进、最具柔性的机器人工厂,实现用机器人制造机器人。新工厂位于上海康桥,紧邻ABB现有的大型机器人园区。

今年3月,ABB表示疫情下,新工厂2021年投入运营的计划不变。

库卡

美的收购库卡之后,库卡的在本土化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2018年,美的集团宣布将与库卡设立合资公司,并将在顺德科技园新建生产基地,有业内人士指出,本次新建生产基地设在顺德,与美的集团总部同处一地,便于美的与KUKA合作研发新品和产业链延伸。

今年工博会,库卡进行了KUKA KR 4 AGILUS的全球首发,这是首款库卡中国团队自主研发、全球销售的机器人,更是库卡本地化进程的一个拐点。

安川

安川一直就与中国市场有着紧密的联系,除了今年刚刚官宣解散的安川美的,目前安川在国内的合资公司还有有安川与首钢合资的安川首钢、安川与长盈精密合资的天机等等。

在生产方面,2013年,安川开始在常州成立机器人生产工厂,目前第三工厂已经落成。2010年开始在沈阳设立电机生产工厂,目前也已经有个三个厂区,此外其在上海嘉定也有生产基地,这些工厂为安川在中国市场的“攻城略地”配备了足够多的弹药。

川崎

川崎在中国的总部位于天津,但其生产基地位于苏州,主要生产油压设备和工业机器人,2018年12月,川崎宣布将在苏州设立第四工厂,总面积在1.17万平方米。投资额约为10亿日元,力争2020年春季完工,同年夏季投产。但由于疫情原因,至今还未有消息。

现代机器人

2019年,哈工智能联手韩国现代重工成立哈工现代,去年6月,哈工现代已在临时工厂内开始机器人生产。

海宁机器人工厂预计年内完工,并定于今年底或明年初启动试生产。工厂设计产能为每年1万台,其目标市场包括汽车3C电子、机械制造和食品等多个行业。

反哺与造血何时才能成功?

外资企业的本地化进程,对于国内本体企业和产业链来讲,又代表了什么呢?

特斯拉为例,其不仅让车企如临大敌,同样让相关产业链受益良多,东山精密、先导智能、三花智控、四维图新、宏发股份等特斯拉产业链企业股价自2019年以来涨幅超过1倍,涨幅最大的沪电股份1年内暴涨230%。可见,特斯拉进入中国市场给连续17个月悬崖式下跌的中国车市带来了一丝曙光。

回归机器人产业本身,随着中国机器人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其实外资企业的本地化进程也有一丝的不得不为之

高工机器人产业研究所(GGII)所长卢彰缘表示:“国产机器人厂商的价格优势也对外资品牌形成了一定冲击,倒逼其进一步降低成本,反过来有利于国内供应链产品和技术的提升。然而,从目前的国产核心零部件厂商的发展水平来看,要达到外资机器人厂商的品质预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对于国内的工业机器人供应链来讲,可谓是喜忧参半

一方面,忧的是在绕过了关税,降低了生产、物流成本之后,外资品牌有了进一步的降价空间,国内厂商面临的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喜的是随着外资品牌本地化进程不断加快,这对国产零部件产业链将会产生一定的推进作用。哈工现代总经理徐杰表示:“哈工现代正计划逐步实现机器人供应链的本地化,目前只涉及电线电缆等非核心零部件,但随着国产厂家的不断成熟,也会去慢慢考察减速机、电机等核心零部件。”

川崎也表示,除了马达和齿轮还要完全采用日本生产,其他的零部件都是采用中国生产。未来,川崎想要实现完全中国产的零部件采购,这对其成本管控将有很大帮助。

但川崎同时也表示,国产的齿轮等核心零部件最终没有通过实验室的测试,因此川崎目前为了保证产品质量,暂时不会采用国产的相关产品。国产核心零部件最需要改进的是寿命问题,样品机没有问题,但是当大批量应用时,就会出现达不到标准的情况。

作为国产工业机器人的掣肘,减速机等核心零部件的问题无法解决,国产机器人就始终难以在汽车、重工等高标准行业与外资同台竞技。

埃夫特副总经理曾辉就曾表示:“虽然外资品牌在汽车、重工等行业占据优势,但是大家都会根据自身的战略方向以及技术储备,专注各自的细分行业和细分应用,不会有谁能把所有行业和所有应用吃完。”

从目前的产业链情况来看,找准自身的优势定位才是关键。


(高工机器人)

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所用视频、图片、文字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第一时间告知,我们将根据您提供的证明材料确认版权并按国家标准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内容,以保证您的权益!联系电话:010-58612588 或 Email:editor@mmsonline.com.cn。

网友评论 匿名:
雄克
欧特克

编辑推荐

您关注的品牌

您关注的主题

猜您喜欢

分享到

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