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为何成为能源危机“震中”?

国际金属加工网 2021年11月10日

全球性能源短缺和价格高企缺愈演愈烈,欧盟成为了能源危机的焦点。

10月26日,欧盟在卢森堡紧急召开成员国部长级会议,就能源价格飙涨商讨对策,但最终以无法达成一致而告终。能源危机席卷欧洲,能源立场本就不同的欧盟各国之间的分歧进一步被放大。

路透社报道称,西班牙政府为从根本上解决气价飙升带来的电价上涨,在紧急会议中正式向欧盟提出申请,建议欧盟各国能够联合购买天然气,并希望能够退出欧盟的电力共同电价机制,制定本国的电力定价体系。

西班牙的提议获得了法国、捷克、希腊等国的支持。这些国家政府认为,化石燃料价格的巨大波动为欧盟能源市场的运作方式带来不利影响,欧盟电力市场亟待大手笔改革。以德国为首的9个欧盟成员国就对上述提议明确表示了反对。

据欧洲媒体报道,德国、丹麦、爱沙尼亚、芬兰、爱尔兰、卢森堡、拉脱维亚、荷兰和奥地利共同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拒绝西班牙、法国等国提出的改革提议,声称“在全球化石燃料飙升时对干预欧盟能源市场设计的举动应该非常谨慎”。

该联合声明指出,不同燃料来源之间的竞争有利于创新和供应安全,这也是推动欧盟能源体系向低碳排放过渡的关键因素。“我们不支持任何与欧盟内部天然气和电力市场相冲突的措施,包括对电力批发市场的临时改革。这一措施不会缓解因化石燃料市场波动带来的能源价格上涨。”

核能:欧洲分歧的关键

核能是造成卢森堡能源部长会议紧张和主要分歧的原因之一,特别是在法国和德国之间。半岛电视台以“卢森堡能源部长会议遭遇失败:能源危机加深欧洲分歧”为题报道分析了这次会议失败的原因:“造成卢森堡能源部长会议局势紧张和立场分歧的原因之一是核能问题”。该报道称,在希腊和法国的支持下,西班牙要求对欧盟能源市场进行大规模的改革。在这个方向上,西班牙的提议尤其适用于在电力生产上几乎完全依赖核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法国。

法国要求将其纳入无碳能源国家,从而使之有资格获得绿色融资。欧盟委员会支持这一要求,但是德国、奥地利和卢森堡却对此表示强烈反对。主要通过煤炭和天然气供电的德国、波兰等国家不同意降低电价,而法国因为其90%的电力供应来自可再生能源,因此反对电价上涨。从法国的角度来看,天然气和石油价格的上涨与其电价无关。

本次欧洲的能源危机主要体现在天然气价格和电力价格近几个月来急速上涨。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显示,近期,欧洲多国批发电价已超过每兆瓦时100欧元,德国与西班牙9月平均批发电价达到过去两年的三到四倍。在刚刚过去的9月,荷兰天然气期货价格(TTF)为每兆瓦时74.15欧元,比3月份高出4倍;英国批发电价已经上升到过去10年平均水平的10倍以上;德国平均批发电价则超过了2008年的最高峰。

10月5日,被视为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的荷兰天然气期货价格TTF突破了每千立方米1200美元,创下历史新高。意大利的天然气用户不得不比4个月前多支付31%的费用;西班牙家庭2021年9月的平均电费比2020年同期增长了48%;德国天然气价格自年初以来,也已上涨了200%以上,刷新历史高点。如果即将来临的是个寒冷冬天的话,欧洲陷入“能源贫困”的人口将会成倍增长,很可能导致社会的不稳定。

燃气发电致电价上涨

天然气发电的特殊上网机制,是导致欧洲电价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

目前,天然气发电在欧盟整体电力供应中占比约为20%,比例不算高,为什么天然气价格会对电价有“决定性的影响”?巴黎政治学院能源与气候研究专家布罗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电价随天然气价格走高,是欧盟电力市场一体化中的竞价上网机制所致。“边际成本最低的发电方式最先入网,而天然气是边际成本最高的发电方式,是最后用来平衡市场需求的,但它往往能够决定结算价。”

欧盟委员会10月13日发布的报告解释说,欧盟电力市场采用的边际定价方法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在批发市场中获得相同的电价。而由于目前仍经常需要燃气发电厂来满足边际电力需求,天然气价格对发电成本体现出了现在所见的负面影响。但边际定价模式对于自由化的电力市场来说仍然是最有效的,也是最适合促进成员国在批发市场上进行电力交易的模式。

按照这一机制,由于可再生能源发电边际成本接近零,因此是最优先竞价上网的电源,而其他电源的排序是:核电、煤电和气电,所以天然气和煤通常就成了影响电价的因素。近期欧洲的风力发电量低于往常,天然气价格又猛涨,导致多国电力供应商由气电转向煤电。也导致了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电力市场“改革派”和德国代表的“保守派”两个阵营的“内讧”。

法国、西班牙等国之所以大力呼吁电力改革,是因为这些国家能源供给体系中,核电和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与目前飙升的天然气价相比称得上是“超级低廉”,如果不与天然气市场价格脱钩,这些国家的能源消费者将承担“不公平”的价差。

德国是个坚定的去核的国家,尽管人均能源消费成本德国是最高的,但刚刚当选的德国新政府已经宣布要在明年(2022年)要关闭所有核电站完成去核的任务。在解读欧洲能源危机和欧洲能源部长会议成果及各方之间的分歧时,国际能源专家、国际电力联盟前总干事乔治·卢西涅特认为,“从这个角度来看,能源部长之间或欧洲国家之间存在这样大的态度差异也就不足为奇了,特别是在法国和德国之间,因为每个国家都会根据其能源能力和行动能力来评估这场危机。”

卢西涅特强调,这场能源危机对欧洲未来的影响将是巨大而深刻的,而且在中短期内没有明确和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他说:“未来的能源需要将会非常高,因为欧洲大陆并不拥有能源,它没有石油或天然气,只有波兰和德国有一些煤炭,但却不能太依赖煤炭,因为它是一种会污染环境并导致气候变化的能源。欧洲人如果想要在能源领域内实现独立,就必须投资生产可再生的替代能源,并依靠核能、太阳能和氢能,这是一个真正的独立问题。要么你尝试自己生产能源并控制成本以及电力、天然气和汽油的价格,要么你就需要依赖从其他国家进口能源,并为这项进口分配大量预算,而且还会失去独立性和控制价格的能力。我认为,新冠危机向我们揭示了欧洲缺乏健康的独立性,并揭示了我们缺乏明确统一的欧洲健康战略。在这样的背景下,当前的能源危机同样也表明,欧洲缺乏统一的能源政策和战略。”

能源危机下的气候谈判

在传统印象中,很多人认为欧洲是世界能源转型实践中的“优等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而这次能源危机中暴露出来深层次的核心问题是“缺乏统一的政策和战略”。

在政治和经济领域里,法德是欧盟的核心,而在能源政策上,法国德国是离心离德的两极。如果法德不调整和协调在能源转型和碳中和战略和行动上的立场,欧盟很难继续维持自己“能源转型优等生”的形象。《巴黎议定书》在温室气体减排和气候变化控制和碳中和行动计划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正在英国格拉斯哥进行的COP26是否能取得类似的历史性成就?欧洲是否可以继续站在能源转型的“道德高地”上?

希腊能源部长科斯塔斯•斯卡历亚斯(Kostas Skrekas)将欧洲目前的情况,定性为“一次国际性的能源危机”。而波兰、匈牙利等高度依赖煤炭的东欧国家已多次明确表示,反对欧盟现行的应对气候变化政策,认为气候政策正是推高能源价格的主因。匈牙利总理Viktor Orban甚至声称,欧盟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是“乌托邦幻想”,高企的能源价格只会摧毁欧盟的中产阶级。今年10月初,法国财政部部长Bruno Le Maire就曾“抱怨”称,欧盟的电力定价体系让天然气对批发电价产生了“不合理的影响”,现在的电价规则已经“过时”。

这次能源危机与以往历次能源危机有两点最大的不同:首先是这次能源危机是围绕天然气和电力价格展开的,而以往的各次都是围绕着石油展开的;其次,天然气现货价格比石油价格高二到三倍,这样价格倒挂史无前例。反映了能源转型正在重塑世界经济。“1.5度控温”“碳中和”是全球能源转型进入全新历史阶段,是一场不见硝烟的历史大博弈,COP26是正在这场大博弈中的最新的一幕。

富裕的欧洲是这次能源危机的“震中”,“能源贫困人口”激增,甚至可能导致由于“能源贫困”而倒台的政府。经济去全球化、新冠疫情蔓延、激进的碳中和运动,全球形势越来越复杂。能源转型没有前车可以借鉴,无论是欧洲、美国还是中国,都没有现成的路径可以模仿。在能源转型中,中国要做好自己的事必须坚守几大原则,一是能源必须满足经济发展和民生需求;二是能源必须更环保、更洁净;三是能源消费成本不能大幅上升或者大幅波动。

(陈卫东 能源杂志)

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所用视频、图片、文字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第一时间告知,我们将根据您提供的证明材料确认版权并按国家标准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内容,以保证您的权益!联系电话:010-58612588 或 Email:editor@mmsonline.com.cn。

网友评论 匿名:
雄克
欧特克

编辑推荐

您关注的品牌

您关注的主题

猜您喜欢

分享到

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