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机器人狭路狂奔

国际金属加工网 2020年10月12日

中国本土的工业机器人企业起步较晚,但它们正在追赶上跨国企业的步伐,在一些细分赛道已经能与跨国公司并驾齐驱。

用于汽车生产线的六轴机器人是工业机器人中最主要的品类,这一市场被ABB、发那科、安川和库卡等传统强企占据。不过,“在AMR这个领域,国内和国外可以说是同时起步的。并且技术上的差距基本是可以抹平的。”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高工机器人产业研究所所长卢彰缘说。

AMR(Automated Mobile Robot)指的是自主移动机器人,它与AGV(Automated Guided Vehicle )同属于移动机器人领域,它们主要用于满足制造业与仓储场景对自动化物流的需求。AGV需要预设标识,以规划路线和导航,因此会被限制在一个严格的路线上工作,如果调整工作任务,往往需要付出高昂的改造成本。

AMR则可通过传感器及软在现场构建的地图或预先加载的现场地图导航。它使用来自摄像头、内置传感器和激光扫描仪的数据,通过软件算法,能够对周围环境进行实施探测,并选择最优的路径达到目标。

“(中国企业)本土化的优势比外资大厂商大很多。在AMR领域,目前国产份额接近90%。”卢彰缘告诉记者。

高工机器人产业研究所(GGII)统计的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AMR市场销量前十名厂商累计出货2930台,占国内市场份额的66.6%。从市场份额来看,国内的海康机器人居首位,斯坦德位居次席, Geek+和优艾智合等均占据一席之地。

中国的AMR厂商主要诞生于2014年之后,随着激光SLAM(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与视觉SLAM技术的持续提升,自主导航的AMR获得快速成长,新进厂商增长迅猛。斯坦德、灵动科技等均诞生于这一时期。

从市场规模来看,移动机器人是一个典型的细分赛道。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去年销量整体下滑,但同时也显示出比全球市场更大的韧性。2019年,全球工业机器人销量39.7万台,同比下滑了近6%;中国去年工业机器人的销量为15.31万台,同比仅下滑了2.1%。

高工咨询与斯坦德机器人在工博会期间联合发布的《2020年自主移动机器人产业发展蓝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的移动机器人市场规模增长了8%,但也仅有26亿元人民币。其中AMR的占比还处于较低水平,2019年市场规模大概7.85亿元,占比约三成,其余的七成则是AGV设备。GGII预测,AMR的占比将逐年提升,预计2025年有望达到48%。

与AMR的市场格局类似,中国企业在协作机器人这一细分赛道同样占据优势地位。

去年中国的协作机器人销量8200台,市场规模只有10.7亿元。这是一个快速成长的市场,过去的5年时间里,协作机器人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3%。

2019年的中国协作机器人市场,以节卡等为代表的国产协作机器人,在对技术和市场的把握基础上,市场份额快速攀升。

“终端用户需要的不仅是一台机器,而是一套解决方案。”卢彰缘对记者表示,这意味着用户需要在厂商产品基础上因地制宜的二次开发。在这一点上,国内的企业更容易做出灵活的调整,并更好地满足终端用户的需求。

“国外的厂商也会收集客户的需求,比如能不能开源,客户自己去做适配性开发。”卢彰缘表示,“外资厂商即便知道定制开发需求,也不会立即满足客户。对于大厂而言,产品端的每一个小改动都需要严格的立项和审核,缺乏比较好的机制和灵活性。而很多创业公司则具备较强的快速反应能力。”

细分市场的协作机器人虽然增速下滑了,但29%的销量增长远超行业平均水平。2019年,中国协作机器人在整体工业机器人销量占比5.36%,上升了1.32个百分点,GGII预计今年协作机器人销量占比能够达到6.5%以上。

工业机器人的售价已经连续多年下滑,协作机器人也不例外。这并非全是坏事。节卡机器人副总经理孟小波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说,节卡相信“成本驱动创新”,在优胜劣汰的行业环境里,整体价格下滑会奖励那些创新和真正做研发的企业。

并联机器人和SCARA(Selective Compliance Assembly Robot Arm,一种应用于装配作业的机器人手臂)两个重要的细分赛道,中国市场份额第一的分别是瑞士的ABB和日本的EPSON,不过中国企业开始占据重要位置。

年国产SCARA市场份额提升至39%,并联机器人市场份额达到75%。”卢彰缘对记者表示,SCARA的代表企业如台达、汇川技术、众为兴等,体量上与国际二线品牌已经相差无几;国产并联机器人的头部企业则包括了勃肯特、阿童木以及华盛控等,其中勃肯特的市场份额已经仅次于ABB。

工业机器人的上游核心部件,此前一直为日本等外资企业所掌控,这限制了国内机器人企业的盈利能力。这种情况也在逐步改变。天机机器人是长盈精密和安川电机的合资公司,天机董事长陈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工厂内的机器人主要用在上下料等环节,那么进口的部件就“过配”了,国内部件已经完全能够满足需求,而企业也能实现更好的性价比。

近年来,部分国内机器人企业通过研发和并购,逐步实现了相对完备的布局。上市公司哈工智能是国内少数有完整产业链的企业,涵盖了工业机器人应用、工业机器人本体及工业机器人服务。在细分赛道发展迅猛的节卡也在寻求对产业链的把控。

“节卡的成本原来是高的,这也是协作机器人行业面临的整体状况。当我们的编码器、电机等核心部件实现技术更新之后,成本自然就下降了,而盈利空间实际是上升的。”孟小波说道。

较低的价格会降低企业引入工业机器人的门槛。GGII估计技术进步和价格下滑将令协作机器人的接受度进一步提升,带来市场规模的扩大。

协作机器人市场已经引来了巨头的参与。去年末,发那科和安川相继推出了新型的协作机器人,两者的加码给产业带来了更多竞争。

类似的,库卡等企业也推出了AMR产品。不过它暂时还不能对现有的AMR头部企业构成威胁。“库卡的价格接近我们的十倍,它怎么竞争?”斯坦德一位销售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第一财经 文/彭海斌)

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所用视频、图片、文字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第一时间告知,我们将根据您提供的证明材料确认版权并按国家标准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内容,以保证您的权益!联系电话:010-58612588 或 Email:editor@mmsonline.com.cn。

网友评论 匿名:
雄克
欧特克

编辑推荐

您关注的品牌

您关注的主题

猜您喜欢

分享到

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