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牌全球CEO范伯登: 继续寻找中国的新投资机会

国际金属加工网 2019年04月09日

油气体制改革红利释放,中国逐步放开了对石油行业价值链的限制,壳牌成为2018年宣布对华投资金额(100亿美元)最大的公司之一。

“在实现成为世界一流的投资对象的战略目标方面,我认为中国应该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近日,荷兰皇家壳牌(壳牌)全球CEO范伯登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上述观点。

2018年,油气体制改革红利释放,中国逐步放开了对石油行业价值链的限制,依据惠州市政府公开的数据,壳牌成为2018年宣布对华投资金额(100亿美元)最大的公司之一。

该项目是在已经建成的惠州中海油壳牌石化基地二期的基础上,再度扩建,形成一个更大的“炼化一体化基地”。依据范伯登的说法,尽管壳牌已经可以自行投建炼化项目,该项目还会与此前的合作方中海油继续保持合作。

在化工之外,壳牌目前在中国建立起了包括上游油气勘探开发、成品油批发、加油站、LNG和润滑油销售等在内的业务体系,布局几乎覆盖了油气行业全产业链上的所有环节。

“我们中国业务的盈利状况良好,但是从规模上看,和整个中国市场相比还是很小的。”范伯登说,“中国目前正在面临能源结构转型,人们对于高品质产品的需求也在不断提高,我们希望成为转型之旅的一部分。”

近年来,中国在油气体制和能源结构方面的改革走在世界前列。这些不断释放的改革政策,一方面给予了外资公司更多参与中国油气行业的可能;另一方面扩大了中国更多元能源品种的需求,让市场充满了可能性。

他表示,壳牌要在中国积极作为,为能源政策的制定建言。“在扩大开放和吸引外资方面,中国政府是言行一致的,壳牌也会积极地作出回应。”他说。

建言推动中国能源改革

2019年3月1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旨在进一步扩大开放、保护外商投资的合法权益。

在范伯登看来,这和许多其他政策一样,成为中国履行改革开放承诺的一个例证。“得益于投资者、企业和政府之间的良好对话,中国过去有着比较严格的限制政策或领域,现在正在不断地放开。”他说。

上游方面,在2019年3月中旬,国家发改委放开了对于外资参与天然气和煤层气的行政审批限制,外资企业不仅在参与国内上游区块方面节省了很多时间成本,现在甚至可以独立寻求区块的勘探。

基础设施方面,随着3月中旬中央深改委通过对于深化油气管网体制改革的政策,一个独立、开放和混合所有制的管网公司即将出现,给了外资企业通过开放的基础设施链接更多消费者的可能。

炼化业务方面,2018年,中国取消了对于在国内建设炼化项目必须由国内企业控股的限制,外商可以独自投建炼化项目;加油站方面,同样也是在2018年中,在负面清单中取消了外商独资加油站在国内只能建设30家的限制。

这些还只是中国在油气体制改革道路上的一部分,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还将会有更多的红利和机遇释放,不仅意味着外商拥有了更多样的参与选择,还意味着更深层次的参与程度。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呼吁取消在油气体制中对于外资公司的限制,一系列的改革政策,说明中国政府非常清楚,为了推动行业的发展,这让我们倍受鼓舞。”范伯登说。

他强调,中国的能源改革,以五年规划的形式,以一种系统并可预见的方式持续推进,长期的可预见和监管政策的稳定,对于一个项目动辄数十亿美元投资、周期长达几十年的行业来说,是非常关键的。

也是因此,从2011年以来,壳牌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共开展了三期合作研究项目,并为中国能源发展未来的规划提出建议。上述对于审批环节的放开,就在合作研究项目第三期的结果当中有所体现。

面向未来,范伯登也对下一步中国的能源体制改革提出了建议。首先,在于基础设施的投资,需要有更多的储气设施平抑冬季夏季的天然气需求差异。

其次,他建议希望中国进一步放开市场,形成更透明的市场化定价机制。“这其中,就包括要取消那些起到了扭曲市场作用的直接补贴,这些补贴不仅会抑制投资,也会加大中国政府的财政负担。”他说。

关注改革释放的红利

对于上文提及的改革领域,壳牌或是正在考察,或是已经进入。在中国的发展,已经和壳牌未来的战略目标息息相关。

首先,是成为世界一流的投资对象。依据壳牌的2018年年报,当年共向股东分红260亿美元,三年来股东回报率维持同行业第一;预计2020年将有250亿到300亿美元的有机经营现金流,面对未来的能源转型保持优势地位。

其次,在未来数十年当中,通过投资形成更加均衡的业务构成,即石油、天然气、电力和石化各占三分之一的格局。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壳牌的投资重点,将是提升天然气、电力和石化在公司中的比重。

随着中国的能源结构转型,天然气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不断提升、电气化进程走在世界前列,同时对石化产品的需求保持旺盛增长,这些特性使得中国市场和壳牌的战略转型高度契合,也是为何壳牌如此重视中国市场和中国改革的原因。

因此,在上文所述的加油站领域,壳牌计划到2025年在华加油站比现在新增近2000座;石化领域,和中海油持续探索合作,宣布在惠州投建新的炼化一体化基地。

同时,范伯登并不排除在中国其他地区开展石化项目投资的可能。“我们选择的地方会具备独特的竞争优势,包括与用户的贴近、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和方便的原料来源。”他说,“我们会不断寻找中国其他地区的投资机会。”

上游方面,除了已经开展的长北项目,和此前宣布退出的四川页岩气项目,壳牌对于在中国开展非常规和深海油气田项目依然抱有期待。

此外,壳牌对于和中国合作开展更多的天然气业务有着很大的兴趣。“我们看到中国在从煤炭转向天然气的趋势,目前中国已经成为我们最大的天然气领域的客户,不仅是投资者,我们也希望以供应者的身份参与进来。”他说。


网友评论 匿名:
欧特克

编辑推荐

您关注的品牌

您关注的主题

猜您喜欢

分享到

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