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对美影响究竟有多大?美国航天业也“人人自危”了

国际金属加工网 2018年08月06日

在不久前的法恩伯勒国际航空展上,美国飞机制造商们说,在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扬言要对多种商品征收关税、其他国家准备进行反制之际,航空业这个最为国际化的行业中成千上万个工作岗位正受到威胁。

文章称,尽管特朗普说过贸易战“很好而且容易赢”,但航空专家说,像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波音公司这样的美国企业将率先受到打击,因为美国的大多数航空航天产品都是面向外国买家的。

文章称,蒂尔集团受人尊敬的航空分析师理查德·阿布拉菲说:“美国80%以上的商业航空航天产品都是供出口的。美国的航空航天公司将首先受到冲击。”

文章称,这是因为航空生产和需求都是真正全球性的。波音公司和它位于法国图卢兹的欧洲竞争对手空中客车公司是全球商用飞机市场上的主要力量,它们争夺来自中国、卡塔尔、加拿大等世界各地的生意和供应商。能够在全球各地采购零部件也使得这些公司的利润更高,所生产出来的飞机质量也更好。

文章称,波音公司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米伦伯格对英国广播公司说:“航空航天业在自由和开放的贸易中能够蓬勃发展。我们担心这会影响供应链成本,但那些供应链是双向流动的。这是一个遍布全球的复杂网络。”

文章称,将自己描述为“美国头号出口商”的波音公司去年的收入为934亿美元。它在美国和另外65个国家雇用了14万多人。波音公司网站上的数据显示,波音公司去年写明了买家的713架商用飞机订单中,近80%来自外国公司。

文章称,波音公司只是在法恩伯勒展示产品的108家美国公司之一,其它美国公司还包括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诺思拉普-格鲁曼公司和雷神公司等大型防务承包商。在上次于2016年举行的法恩伯勒航空展上,参展商报告了856架飞机和1407台发动机,总价值1166亿美元的订单。

文章称,但在引人注目的交易背后,规模较小的公司——其中许多是波音和空客等公司的供应商——不禁对整个进程持谨慎态度。

文章称,为飞机、机车和油气行业提供备件的马里兰州洛克维尔马文工程公司总裁卡维塔·道森说,洛克希德公司和美国国防部都是其公司的客户。

文章称,道森说,在过去几个月中,钢铁和铝的价格已经上涨10%至15%,意味着生产成本提高。由于许多合同都是在几个月前签订的,因此公司不得不自行消化这些费用。她说:“对原材料已经产生影响,生产成本和交货时间也受到了影响。虽然我认为不会出现‘战争’,但我确实认为这会对贸易平衡产生影响。”

【延伸阅读】发动贸易战至今,特朗普“担心”的事正一件件成为现实

参考消息网8月2日报道 进入8月,特朗普挑起对华贸易战已近一个月。舆论观察到,截至目前,贸易战显然并未让特朗普赢得更多的国内支持,恰恰相反,令特朗普“担心”的事情正一件件变为现实,这一次是“后院着火”了。

媒体注意到,在与农民、企业“闹僵”后,如今,特朗普又因其关税政策与共和党的“金主”闹翻了。

据《香港经济日报》网站8月1日报道,美国科氏工业集团掌门人科赫兄弟7月29日在科罗拉多州举行的一场政治捐助会议上表示,特朗普总统的关税战对美国非常有害,其贸易政策终将是一场灾难。白宫的裂化政策正在给美国带来长期损害。作为共和党的“大金主”,科赫兄弟此番言论可以算是对特朗普政府的施压。

报道称,查尔斯·科赫表示,他可以支持持自由市场理念的民主党人,而不是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如果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获胜,他就可以与民主党合作。

舆论认为,无论是共和党“金主”的不满,还是农业界的抱怨,亦或是哈雷等美国知名企业的“出走”,都与贸易战呈现短期内无法缓解的态势密切相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经济学者孙立鹏在接受参考消息网采访时称,当前,美国国内从政界到到商界的“反关税政策”之声渐强。一方面,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损害普通民众和企业利益。“美国行动论坛”报告显示,如果特朗普对中国另外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那么将使美国消费者年均成本增加200亿美元。另一方面,关税政策让美国农业等部门利益受损严重。虽然特朗普政府最近对农业部门采取补贴措施,但是农业团体认为缓解措施不足以弥补失去中国市场的损失。此外,不排除全球对美展开贸易报复,美国无论政界、商界的这种忧虑都有所上升。目前,美保护主义正遭到全球反制,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下,美已经面临多个国家和经济体的磋商请求,俄、日、印已通报WTO要采取贸易报复行动。从中长期看,这无疑将严重拖累美国经济增长。

知名学者也对美国政府的举动表达忧虑。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施蒂格利茨7月30日在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刊文直指,美国面临输掉对华贸易战风险。

施蒂格利茨判断,随着美国人意识到他们会因这场贸易战遭遇双重损失,公众的支持将进一步削弱:就业机会将消失,美国人购买商品的价格将会上升。这可能迫使美元汇率下降,加剧美国国内的通货膨胀——从而引发更多的反对。于是美联储很可能提高利率,从而导致投资和经济增长的走软和更多的失业。

当前,美国中期选举进入倒计时百天,有舆论认为,如果特朗普政府继续在关税政策上一意孤行,其面临的局面可能并不乐观。

孙立鹏表示,一方面,关税政策可能将加剧共和党内部立场分歧。可以肯定地说,目前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正在成为中期选举的热点议题。面对外界对特朗普的质疑之声渐强,许多共和党竞选者都正与特朗普划清界限。例如,华盛顿州共和党竞选者就明确表示,反对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支持与华发展紧密的经贸关系,促进本州对华出口,进而提升就业和经济增长。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支持率恐将受到影响,并拖累共和党选情。拉斯穆森民调显示,反对特朗普对华贸易保护主义的受访者超过了60%,坚决反对的超过了30%。美国国会、战略界、商界许多人士都反对特朗普的关税政策,认为应该通过磋商和谈判解决问题。所以,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将越来越成为许多共和党参选者的“负资产”。(完)

【延伸阅读】金参考|贸易战只是明线,美国打压中国还靠这条暗线

参考消息网8月2日报道 近期,中美贸易纠纷又传出了多个令人困惑的信息。一方面,特朗普政府透过媒体放出了多个继续增加对华经贸施压力度的信号,包括可能对中国出口的商品加征关税;或将第三批针对中国的2000亿美元清单的税率从10%调升到25%等。另一方面,又有媒体称美国方面主动提出要与中国接触,继续已经中断多时的经贸谈判。

在这些重大但没有落地的信号之外,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工业与安全局低调的发出了一份通告,宣布将以国家安全为由对44家中国军工企业采取贸易禁运。由于中国军工企业长期遭遇欧美的禁运和技术封锁,这一通告的实际意义并不大。但是,此举表示着美国方面攻击焦点继续转移,中国正在大力开展的军民融合战略或将成为美国下一个打击目标。

中美贸易战的明线与暗线

从美国首先公布的“301调查报告”开始,美国对中国经济的打压就存在一条明线和一条暗线。明线主要针对特朗普本人最为关注的中美经贸逆差问题,而暗线则是美国战略界最为看重的中国发展模式问题。

在贸易逆差这条明线上,美国的做法是表面上高调、粗暴、简单,实际上谨慎小心、步步为营。从一开始的500亿美元商品清单,到如今公布但未实施的2000亿美元清单。美国在每一次公布清单前都会用各种渠道向中国喊话,制造出山雨欲来的外部氛围。然而,在实际实施的过程中,美国并不急迫。首轮500亿美元清单被拆解成了两批,试图缓冲其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第二批2000亿美元清单则需要经过多轮听证,实际实施时也可能有所折扣。与此同时,美国也极为忌惮中国方面的报复和反制措施,通过国内法律尽量对冲这轮贸易交锋对国内产业和经济的影响。

但在针对中国发展模式的这条暗线上,美国并不声张,但做起来却毫不手软。从最初针对中国制造业的征税清单开始,美国行政部门的一系列行动直接针对中国发展模式特点和近年来多个重大战略,试图通过非市场方式消除中国的制度优势。

其一,针对中国制造业产品,美国推出了全面覆盖的加征关税清单,其中首批快速生效的340亿美元清单优先针对了中国制造产业。首批清单也被设定了最高的25%税率。

其二,针对中国的海外技术并购,美国快速推进了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改革法案,该法案即将由两院通过被送交总统签署。根据法案改革精神,中国对美高科技企业的并购和入股行为都会遭到严厉审查,通过率几乎为零。

其三,针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美国宣布了印太基建投资计划,试图联合日本、印度等国与中国展开竞争。除此之外,美国情报部门甚至通过情报共享的方式向澳大利亚展示中国5G技术的风险,试图阻止中国这一战略性技术在海外立足。

其四,针对中国国有企业“走出去”,美国选择了中兴通讯作为打击目标。从针对中兴的制裁到最后的和解解禁,美国以一个举世瞩目的案例说明了他国与中国企业合作的风险,损害了中国企业的国际形象。

其五,针对中国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限制外国投资”等所谓“扭曲市场的手段”。美国驻WTO大使正在积极筹备联合欧盟、日本等国在WTO对中国发起联合起诉,为西方国家采取贸易反制措施寻找法律凭据。

军民融合为何成为下一个目标

美国商务部此次决定突如其来,并无征兆,但这一举动符合美国对华贸易打压暗线的逻辑,即继续削弱中国赶超美国的制度和政策优势,封堵中国可能运用其他制度绕过美国打压的缺口。美国此轮封锁目标包括多家中国知名军工集团的下属公司,未来美国的封锁制裁目标或将继续扩大,并带有“次级制裁”性质。美国将目标转向军民融合主要出于以下目的:

其一,干扰中国国防和军队改革及军民融合战略运行,减缓我国军事实力崛起步伐。公布44家企业只是美国相关技术封锁行动的第一步,未来或将有更多中国军工企业被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列上名单。美国也将积极推动欧盟、以色列等国遵守美方的封锁决定,从而让中国军工企业引进技术带来困难。

其二,削弱中国军工出口的竞争力。2019年国防授权法中,美国要求美盟友国家在武器采购问题上“选边站”,如果其执意购买俄式先进防空装备,美国将不按时交付先进战斗机。这种做法也很可能被复制到中国,相关受制裁企业的海外出口将面临类似困难。

其三,阻止中国通过军民融合变相实现产业政策目标。美国方面认为,即便中国表面上取消了产业政策和国企补贴,也很可能利用军民融合的方式推进核心关键基础技术的研发,从而实现对美国的进口替代。美国的制裁将干扰中国非军工企业参与相关研发和应用项目。

其四,阻止美国及他国高科技企业参与中国军民融合,推进中国技术进步。美国商务部此次运用的“国家安全”因素是一个解释权无限的“霸王条款”,该命令清晰的警告了美国企业不要与中国军工企业产生联系。这种限制也将阻止美国企业和一些有军工背景或参与军民融合的中国企业展开合作。

(李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学者)

网友评论
雷尼绍

编辑推荐

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