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级无人机发展前景广阔,“大航海时代”已经来临了吗?

国际金属加工网 2018年03月14日

自从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有所谓“红海”一说以来,工业级会是下一个“蓝海”的论调就在无人机领域不断涌现。然而,即便是“蓝海”的工业级领域,创投资本也已经没有“元年”时期的抢滩积极性,反倒成了作壁上观者,很多工业级领域的从业者,也因为融资难以及暂时无法精准定位而苦恼。

工业级无人机,按照其应用,用北航无人驾驶飞行器设计研究所工程师杨炯的观点,可以分为五个主要的领域:植保、运输、测绘、巡视(警用安防、电力巡线、石油管线、电信巡航、森林防火……)、中继。

在技术还不够成熟、市场还需要培养、甚至用户还需要教育的工业级市场,到底哪些领域会有着光明的前景?工业无人机的“大航海时代”真的来了吗?

植保行业“很有可能领先世界”

提到无人机工业级应用,植保自然是重点之一。毕竟,截至2016年6月,我国生产专业级的300余家无人机公司里,就有200多家植保无人机厂商,这样的规模已经足以说明该领域的火热。

毫无疑问,这个领域有着众多的掘金者,但因为“互联网思维”肆掠,真正赚钱的不多,甚至不乏贴钱做植保的公司。这种“热闹场景”,用安阳全丰总经理周国强的话说,就是眼球秀很多,比拼的领域,包括RTK、大数据、断点返航、全自主等。

尽管植保行业因为无人机厂商“扎堆”,且黄金期因为互联网思维已经被打乱,被业内人士已认为该行业算不上好行业,但好在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个行业的重要性,且已经开始了实际的补贴试点行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现在,有了国家补贴的保驾护航,杨炯说植保行业甚至会成为中国领先世界的行业。尽管目前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确实也有很好的现象,比如,正在开始形成比较体系化的以植保无人机为中心的行业分工,具体说就是“做飞机的专门做飞机,做大数据的专门做大数据,做农药的专门做农药”,甚至在什么时候应该对应什么样的农药,以及杀灭什么样的害虫这样的情况也在形成专业部门。这样一来,植保就将更加专业化,相关工作由专门的公司来做,而不是一个公司做,这种专业化,将来还会扩展到地图数据等方面。并且,无人机行也在不断跟其他行业相结合,这也意味着,不管什么时候去喷药,或者去喷什么药,都将不会是无人机厂家说了算,而是由专业的人说了算,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这样的行业分工和专业化潜力极大,“而且未来的方向是全部自动化”,杨炯说,不管撒农药还是授粉,看长势,评估虫害,查看水土资源变化,未来都将交给无人机去做。关于这个领域的产值,在他看来是国家级的,不可评估。

周国强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植保市场未来将形成一般服务商和品牌服务商之争,所谓的品牌服务商,就是以植保结果为导向,进行专业化的植保设计,简单地说,就是什么时间利用什么药,围绕如何实现增产,做更加标准化和系统化的服务。

运输物流与测绘领域与政策导向关系密切

在运输领域,随着顺丰、京东、优伟斯、帆美以及各个物流电商企业的纷纷入局,物流无人机在2017年开始爆发。

不过,从目前的政策看,杨炯认为这个行业还起不来,因为物流无人机严重依赖未来中国的低空管理政策。无人机在运输领域的应用想要起来,必须由国家开放低空,或者是特批,只此两条路。“特批就是指无人机在指定的几条航路可以运输。”在他看来,物流无人机方向是正确的,值得被看好,但“物流要搞起来需要国家政策,有了政策就会很快,因为中国的刚需是在那摆着的。”

而对于测绘领域,在他看来行业前景也比较确定,那就是跟国家政策互动明显。这意味着,一旦国家政策导向偏向于无人机测绘,这个行业就会火,如果国家政策倾向于用卫星,那么这个行业就可能前景渺茫。因为测绘的数据具有一定的敏感性,测绘行业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一个半政策性的行业,有政策成本在内。他还表示,测绘的技术现在面临着一场大的革新,那就是倾斜摄影,这足以让所有的测绘行业马上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厂家也都将面临大洗牌的局面。“这将是在寒冬情况下的一场洗牌,结果将会非常的痛苦,很可能有些企业会面临很残酷的结局。”

不过,从目前的情势看,测绘行业也确实有着可以预期的需求。2017年10月1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第三次全国土地调查的通知》,根据通知要求,第三次国土调查从2017年第四季度开展准备工作,于2018年1月到2019年6月组织开展调查和数据库建设,到2019年下半年,将完成调查成果、数据更新、成果汇交,汇总成为第三次全国土地调查基本数据,到2020年,则将汇总全国土地调查数据,形成调查数据库及管理系统,完成调查工作验收、成果发布等。这个历时几年的调查,对象是我国陆地国土,涉及土地利用现状及变化情况,土地权属及变化情况,土地条件等状况。在厦门天源欧瑞科技有限公司CEO谭戎看来,该通知的出炉对于无人机测绘行业无疑将会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因为第三次国土普查对于测绘无人机的需求会很大,所以也必将在测绘行业掀起一股热潮。

巡视还在“原地踏步”中继更像“鸡肋”

在巡视领域,不管是警用安防、电力巡线、石油管线,还是电信巡航、森林防火……谭戎觉得电力和警用都开始有了点苗头,但还说不上大面积应用。之所以还没有大面积用起来,主要在于行业还不接受,这种不接受,或因为产品太昂贵不敢随便用,或者产品成熟度不够,与行业结合不够、性能还没有办法达到精度要求。这样的现实也令不少警用安防等巡视领域的从业者感到迷茫,包括在确定公司产品的方向时,不太拿得定主意,无法找到合适的发力点。

基于目前的情况,包括电力、公安、防火这些方面的应用,在杨炯看来还会是原来的老路子:参加招标、应标,答应客户的服务,给客户供飞机。“这个行业看不到变化,还刚处于对无人机的开启阶段,客户需要教育。”

至于中继领域,杨炯直言需求实在太少,以至于基本上不能称之为一个行业。在2018年,这个领域依然是赚钱不易,甚至“苟延残喘”的可能性更大。由于中继飞机一般只在特殊情况下出现,杨炯觉得它未来的走向应该是,行业内部的公司自己做中继无人机,比如说中移动搞点类似的中继设备,在他看来,如果有一个公司专门做中继飞机,来卖给移动运营商,至少从需求层次上,不会有什么市场,也就很难盈利。但移动运营商自己做,哪里出现紧急情况就可以自己用,事实上,它们确实也都在做相关的中继无人机。

宇辰网咨询不少业内人士了解到,有关中继无人机,无论是系留还是其他通信类,在目前看来,更多的其实是比较“鸡肋”的形象。诚然,在地震、泥石流、洪水爆发、雪灾,或电力中断等特殊情况下,理论上可以搭载各种通信载荷、24小时悬停的系留无人机的升空,可以一定程度上起到应急通讯保障的作用,从而减少灾害所造成的损失。但鉴于系留无人机价格昂贵,且性能还不够完善,其市场需求并不强烈,而且,在业内人士看来,系留无人机也没有达到“非它不可”的地步,其市场起步晚,潜力有待开发。这一结论同样适用于包括Facebook的太阳能无人机以及西工大研发的“太阳能WIFI无人机”,Goolge最终放弃用高空无人机提供互联网的尝试,就是其较为“实用主义”的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开始,很多学校,尤其是专职学校以及大学已经开始有无人机专业,正式培养无人机专业方向的学生,原有的中小学的教育需求里,有关航模、无人机的也都存在,且越来越热。种种迹象表明,因为有各类应用场景的需要,对人的需求开始出现,相关的也就需要很多器材、设备、教材、老师等,杨炯说,有关无人机的教育,“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市场。”


网友评论

编辑推荐

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