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达创办人郑崇华:我的字典里没‘解雇’二字

谈到这个工作站,郑崇华与记者分享了一段小故事。原来为取得新科技,台达早在1988年就到美国弗吉尼亚州成立一个电力电子实验室,并请到弗吉尼亚理工学院暨州立大学(Virginia Polytechnic Instituteand State University)的李泽元教授主持实验室。

通过李教授,郑崇华认识不少从大陆到美国的访问学者,看着他们离乡背井,在美国得到的待遇却不尽如人意,不禁替他们难过。心地善良又爱才惜才的他,于是毫不犹豫地投入200万美元在上海成立工作站。这么一来,那些学者可以回国发挥专长;二来,公司也得到优秀的研发人才。

以环保为经营使命

重视人才的郑崇华也很注重环保,甚至把“环保、节能、爱地球”定为台达的经营使命。步入21世纪,因应环保节能和减缓地球暖化的需求,台达积极研发环保节能产品。他表示,给予员工使命感至为重要,在赚钱以外,若可以生产市场需要的产品,解决缺电等社会问题,能让员工过得更有意义。

近几年,台达不仅通过高效节能产品与解决方案帮助客户减少用电,也极力降低集团主要厂区的用电密集度,还在全球建了11栋绿建筑(七座自用厂办、四所捐赠学校),为节能环保不遗余力。因此,郑崇华又多了“节能教父”之美名。

1990年,郑崇华个人出资成立台达电子文教基金会,目的就是要推广能源与气候教育。多年来,基金会举办了与环境有关的各类特展和活动,还跟台北科技大学、台湾科技大学及云林科技大学合作,开办MOOC(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并提供到英国和荷兰攻读环境相关领域课程的奖学金。

以空拍唤起民众气候变迁意识的卖座纪录片《看见台湾》,也是得到基金会赞助才有办法面世。不过,行善不求回报的郑崇华,并没有借着这部片子的成功而自我宣传,因此知道他是幕后推手的人不多。

字典里没有‘解雇’二字

不吝奉献,与郑崇华的成长环境有密切关系。他生于大陆福建建瓯,父亲是中医师,母亲是小学教师,因为是长子,从小深受父母和长辈宠爱。1948年9月,学校因国共内战停课,为了不中断学业,他被迫离开父母随舅舅到福州上学。这一别,竟然隔了35年,才跟父母重逢。时过境迁,但重提这段往事时,郑崇华仍然语带唏嘘。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舅甥俩到福州后才发现那里也停课,便辗转到了台中。舅舅后来为谋生离开台中,郑崇华自此过着孤零零的生活。这段经历让他变得独立、坚强,有胆量和信心,也使他比一般人更能包容。

在郑崇华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解雇”这两个字。他向来信奉,企业是由一群人所组成的团体,团体中的每个人都有其贡献与价值。“经营企业最重要就是靠这些人做起来,要怎么经营,让员工在工作上有保障,使得他们的家庭稳定,这是必须要做好的。”

他在自传《实在的力量》中也分享经营之道:“只有真正建立‘以人为本,以人为中心的公司文化’,同仁都真心相信并实践这个理想时,台达才能算是一个成功的企业。”

三年前,郑崇华从董事长的位子退下,接棒的并非他两个儿子,而是跟随他多年的老臣子海英俊,说明他做事不会任人唯亲。对于未能早点交棒,他还一直耿耿于怀:“我到老了才让他(海英俊)接棒,可是他也老了,给他的机会太短了。太晚了,对不起他。”

“第三个儿子”最令他骄傲

因为相信富不过三代,也相信行行出状元,所以郑崇华没有刻意栽培儿子继承衣钵。当父亲的放手任孩子自由发挥闯荡,但或许是DNA作祟,郑家两位公子最后还是加入台达集团。

郑崇华总爱说,他一生有三个儿子。不,他不是老糊涂。他的第三个儿子,就是台达集团。这个儿子,让他投入最多时间和精力,也最令他骄傲。每次提到老三,郑崇华祥和的脸庞,总会多添一丝温柔与满足。

郑崇华答问录

问:促成你今日取得成就的主要性格特点有哪些?

答:人类的生命很短促,人不过是许多物种中的一种,你是很多人当中的一个,若认清楚这点,你就看得很开,不会太为了权力、金钱去争。我们可以说是经过奋斗的,有一个工厂,八个billion(80亿)就以为自己了不起(吗?),我从来不敢这样想。我是觉得,将来给自己定位的话,不知道你是何人,你是哪一种动物,是很幼稚的。倒是在跟人家相处的时候有更多的朋友,一辈子过得很愉快,做一个普通人是比较好的。


网友评论
雷尼绍

编辑推荐